仙界归来

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斩断前尘往事

静夜寄思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唐修指了指心脏,沉声说道:“我不想把最后的疑问压在这里。说吧!你是怎么死的?身死道消之后,怎么有机会留下真灵,再次轮回转世?”

????韩轻舞摇了摇头,并没有回答唐修的问题,她的双眼缓缓闭上,双手轻轻张开。在她的脑海中,浮现的是仙界的那一幕:一身红裙,如血如歌,抱着被她害死的挚爱的尸体,散尽修为,自杀而亡。

????真灵!

????她还未散去的时刻,却因为修炼的时光功法,发现唐修的一丝真灵,并没有被时光长河吞噬,而是在天劫中撕开空间,进入虚无的混沌。而她则利用禁术,尾随着唐修最后一丝真灵,进入这个世界的轮回之中。

????“动手吧!”

????韩轻舞在这一刻变得波澜不惊,乒乓球般大小的金丹,更是从她体内飞出,悬浮在她的眉心之前。

????唐修愤怒的看着眼前的韩轻舞,看着她一心求死的模样,心底杀意疯狂涌动。他手握的长剑,已经在微微发抖,他那颗血淋淋的心,也变得更疼。南柯一梦美如画,但重获新生却似从九幽地狱爬出来。

????杀!

????杀杀!

????杀杀杀!

????唐修心底在怒吼,但他举起的神剑却格外的重,挣扎着,犹豫着,他悲哀的发现,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后,他竟然下不去手。没错,是下不去手。曾经的雪倾城能让他喝下毒药,能刺穿他的心脏。但他却悲哀的发现,他即便是满腔的恨意,却实在是没办法用手中的神剑,收割曾经挚爱的性命。

????“吼……”

????类似于野兽咆哮的吼声,从唐修喉咙内吼出,仿若杀神般的他,手中的神剑终于挥动,撕开韩轻舞面部肌肉,撕开一条血淋淋的口子。

????绝色娇容,毁于一旦。

????一剑。

????斩断唐修对雪倾城最后的留恋,斩断前尘往事,化作过雨云烟。他杀不了她,但他却要毁掉自己梦里的容颜。

????萧索,悲凉。

????唐修身上的杀气全部消散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发自灵魂的孤寂和沧桑。缓缓转身,他没再看韩轻舞现在的模样,背对着韩轻舞走出几步,声音同样变得有些嘶哑:“阳光大道,孤木独桥。你我,自此刻起,再不想干。”

????韩轻舞看着唐修的背影,眼神中闪烁着心疼之色,忽然露出灿烂的笑容。那道触目惊心的伤口,被急涌的鲜血染红,但她却没有抬手擦拭的意思。如果换做以前,如果还是在仙界的时候,即便唐修没有杀她,或许她也会主动提起长剑,了此残生。

????但现在。

????她没有这么做,前世今生的记忆相融,让她的性格还是出现了一点点的变化。活着,即便是再不想干,她也能看着他,哪怕躲在远远的角落,哪怕隐身在时光和异度空间之内,她也要远远的注视着。

????他需要!

????出手!

????他不需要!

????注视着!

????韩轻舞在此刻,已经明白自己往后的生命,只在他一人身上。

????唐修离开溜冰场,在门外两位工作人员古怪的注视中,浑浑噩噩离开。他没有再回学校,也没有回星蓝别墅区,更没有去希尔顿大酒店找陈志忠。他就像是丢了魂似得,徒步在魔都繁华的街道,毫无方向,毫无边际的游弋着。

????日落西山,夜幕降临。

????当唐修从那份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的时刻,才发现自己竟然在百宴酒楼魔都分店大门口站立。而他周围八位精壮大汉,组成一个圆圈,把他牢牢守在里面,阻止任何人打扰他。

????身穿红裙,面带担忧神色的迟楠,正盯着他的眼睛岿然不动。

????“散了吧!”

????唐修深吸一口气,随着体内经脉中滂湃的混沌之力涌动,他整个人都从那份浑噩中挣脱出来。心底的魔障,在算清那份恩怨之后,也已经烟消云散。心灵的提升,令他古怪发现,他竟然在浑然不知的情况下,完成了第一重“星辰霸体”境界。

????“元婴期修道者,足以轰杀。”

????唐修迈开脚步,踏进百宴酒楼大门,在无数双古怪眼神注视下,径直来到二楼经理办公室。

????“老板!”

????跟进来的迟楠欲言又止,眼神中的担忧神色并未尽退。

????唐修摇了摇头,往柔软的真皮沙发上一坐,随着香烟被他掏出,点燃抽了几口,这才缓缓说道:“放心吧!我没事。”

????迟楠闻言,顿时暗暗松了口气,询问道:“老板,我今天下午才从荆门岛赶过来,这里的生意,我已经结交给别人。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?”

????唐修说道:“给我弄点吃的吧!顺便陪我喝点酒。”

????迟楠点头说道:“我马上安排。”

????随着迟楠退出办公室,唐修不再想韩轻舞的事情,他这次回到魔都,已经把这件事情弄清楚,也已经解决,算是成功了一步。前尘往事如何,他不愿意再去考虑,雪倾城的事情已经结束,但丹青大帝和九曜琴魔他们几人的仇恨,还没有解决。还有那阴魔祝无寿,他也必须得死。

????“第二件事。”

????唐修想起魔都大学的事情,顿时隐隐有些头疼。没杀韩轻舞,那她恐怕还是魔都大学的老师,还是自己的班主任。

????“算了,先休学吧!”

????唐修没打算直接退学,毕竟那个大学毕业证,母亲可是非常的重视。她多年的夙愿,自己不能让她落空。

????一根香烟抽完,迟楠便重新回到唐修面前。恭敬说道:“老板,我已经吩咐下去,饭菜很快就好。趁着没吃饭之前,我有件事情需要向您汇报。”

????唐修说道:“什么事?”

????迟楠说道:“康夏前几天找过您,因为始终联系不上您,所以她便打了我的手机号码。具体是什么事情,我没有询问。但看她当时的态度,好像挺着急的。”

????康夏?

????唐修这才想起,自己好像已经有很久没有联系过康夏了。而她最近几个月,应该都在忙碌盛唐集团的事情,尤其是星城新城的内购问题,所以也没主动跟他联系过。不过,也有可能联系过,但因为他经常出现在没手机信号的地方,她没有联系到。

????唐修摸出手机,拨通康夏的手机号码,很快,手机里便传来康夏急促的声音:“唐修,是你吗?”

????唐修露出一抹笑意,说道:“是我!刚刚回到国内,现在在魔都。”

????康夏说道:“我想现在去魔都见你。”

????唐修问道:“我听迟楠说,你前几天找我,好像有很着急的事情。是什么?”

????康夏说道:“是安迪,她的身体出了点问题。如果你没有其它着急的事情,我想带她去见你。”

????唐修面色微变,沉声问道:“安迪怎么了?”

????康夏苦涩说道:“好像是修炼出了问题,属于走火入魔的情况。最近这几天,她一直处在昏迷状态,送她到医院检查,就连医院的专家们也都弄不清楚她的情况。”

????唐修沉声说道:“在星城等我,我马上赶回星城。”

????挂断电话,唐修又拨通陈志忠的手机号码,告诉他让他去机场等着自己,然后顾不得再留在百宴酒楼吃饭,被迟楠送到星蓝别墅区后,便找到母亲苏凌韵。

????“妈,我需要马上回星城一趟,那边有人身受重伤,我需要赶回去给她治疗。您是继续留在魔都?还是跟我一起回星城?”唐修询问道。

????苏凌韵急忙问道:“谁受伤了?我认不认识?”

????唐修说道:“您认识,是安迪。”

????苏凌韵连忙说道:“安迪那孩子怎么了?快快快,咱们一起回星城。我来魔都的目的就是找你,既然你要回星城,我留在这里也没意义了。什么都不重要,现在安迪的伤势最重要。”

????唐修答应一声,给欧阳璐璐打个电话,用她的客机直接把自己等人送到星城。一行人刚刚从星城机场出来,陈志忠提前安排的司机,便已经驾驶着好几辆车等候在外面。

????“师父,去哪?”

????陈志忠询问道。

????唐修说道:“我回南栅小镇,你就先带着你的人回去吧!安迪受伤需要我救治,等我稳定了她的情况,再去找你。”

????陈志忠连忙说道:“师父,要不我也跟您一起过去吧!毕竟我是做药材生意的,您在治疗的时候如果需要什么药材,我也能够立即安排。”

????唐修想了想,还是拒绝了陈志忠的请求。如果没有母亲苏凌韵在,他倒是不介意陈志忠跟着。但陈志忠的年纪和母亲相当,他一口一个师父的叫着,令母亲非常的不自在。

????“回去等我,如果有需要的话,我会第一时间联系你的。”

????陈志忠点头说道:“听师父您的!”

????南栅小镇。

????观景楼王别墅内,康夏已经把安迪带过来,此刻正着急的在别墅院门口徘徊,眼神不断从南栅小镇的大门口扫过。

????安迪突然修炼走火入魔,这令她非常的担忧,在她眼里除了唐修之外,最亲的人便是安迪,康夏不想看到安迪有事,更不想见到她接受不了的意外发生。

????,,